清人的隶书是汉代隶书的复兴吗,书法欣赏

作者:艺术资讯

图片 1

问题:清人的隶书是汉代隶书的复兴吗?

书法欣赏-隶书中堂

回答:

    朱彝尊取法之立足处在《曹全碑》,书法用笔流动飘逸、轻松舒展,方圆兼施,结体端庄俊美、疏宕雅致,与其婉约诗词之间有一种难得的默契感。言为心声,字为心画,亦情理之中的事。朱彝尊出经入史、博览群书,学识宏富,雅好金石,书法创作自然游刃有余,其主要艺术成就在隶书方面。

谢邀!

    朱彝尊对于汉隶书法整体上的审美意韵也有准确的体会和把握,最终获取汉隶平和秀雅、古意盎然之神髓。古人常常是多种角色合而为一,亦书亦诗,亦诗亦书,涉猎虽多,但息息相关,相得益彰,今人要么单调,要么芜杂,艺术成就自然难以相提并论。擅长诗词,为“浙西词派”创始人,词与陈维崧、纳兰性德并称“词家三绝”,诗则与王士禛称“南朱北王”。康熙十八年(1679年)授翰林院检讨。

清代书画家席夔写的《隶书千字文》继承了汉隶的特点:字体扁方、蚕头雁尾、方中见圆、布局均匀。

  朱彝尊的书法艺术成就,清代钱泳《履园业话》中评述:“国初有郑谷口始学汉碑,再从朱竹辈诗讨论之,而汉隶之复兴。”康熙年间举“博学鸿词科”,金农亦列其中。世人眼中,难免认为金农是一个书家,朱彝尊只是一个诗人。朱彝尊在清初以善隶书而著称,与王时敏、郑簠被誉为隶书三大家。朱彝尊生于1629,卒于1709年,字锡鬯,号竹垞,浙江嘉兴人。

受到后人的喜爱,不失为学习隶书上好教材!

更多书法欣赏

反观之,晚清何绍基写的隶书就没法看了:扁方变成竖长;笔划抖动不稳定,有锯齿状;而且向右下方倾斜,给人不稳定的感觉,看起来很别扭!

何的隶书已经把汉隶丑化,不可学习!

图片 2
图片 3回答:

个人看法:

算是复兴,但是想真正站住脚,隶书肯定要有进化。

清代隶书在创新和审美观上,相较之汉代隶书,有很大的变化。

而在个性方面,清代隶书也更为突出。

清代隶书在继承汉代隶书后,又赋予了新的时代气息,更加符合当代人的审美标准。

只能说,每个时代的隶书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,但在清代时,隶书在汉代隶书原始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气息和特点。

回答:

谢邀

应该是的,个人观点

清代书家队伍逐步发生着变化。金石学家大多又是造诣颇深的书法家,许多书法家也涉猎于金石学。金石学著作中广泛涉及书法的品评,阐扬金石书法的审美观点,逐步形成了系统的碑学书法理论,汇成了一股崇碑潮流。舆论的营造,理论的总结,引发了书法审美价值观念的转变,尊碑抑帖,崇阳刚卑阴柔渐成社会风气。金石文字的书法价值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,许多厌倦了帖学的书法家转而从金石文字中学习书法。许多人把注意力由行草转向了篆、隶、北碑。

郑簠专以隶享名于时,影响后世。他取法《史晨》《曹全》,又融入楷行之法,终成自家面貌。他在帖学书法的重重包围之中另辟蹊径,在隶书上寻求发展,溯本求源,直追汉法,终于找到了传统的根据,并在隶书的创作实践中取得了成功,为清代书家树起一面旗帜。朱彝尊称他的隶书为“古今第一”虽有过誉之嫌,而称其为清初隶书第一当不为过。正如钱泳所言:“国初有郑谷口(郑簠)始学汉碑,再从朱竹诧(朱彝尊)辈讨论之,而汉隶之学复兴。”郑簠的率先垂范改变了隶书沉闷的局面。金农是继郑簠之后的又一位隶书大家,成为清代书坛的一个亮点。金农在郑簠隶书成功实践的基础上推波助澜,成为清隶高潮的前奏。他肆力古碑,隶书取法汉碑又能别出新意,高古脱俗,自谓:“石文自《五凤刻石》,下至汉、唐八分之流别,私谓得其神骨,不减李潮一字百金也。”

清初隶书毕竟处于复苏阶段,存在着明显的局限性。由于隶书积弱已久,首先要恢复隶书的元气,重整隶书的基本法理。因此,在隶书的创作上,继承有余,融会不够,创新不足,艺术内涵还显得幼稚和浮浅。虽然出现了一些专攻隶书的书家,毕竟人数有限,多数书家兼习隶书,难以达到艺术的高水平。碑学书法理论刚刚起步,还没有形成完备的理论系统,对于汉碑隶书艺术价值的认识尚欠深入。清初隶书处于书风转换的酝酿阶段,尚不足以和帖学相抗衡,还不可能产生足以领时代风骚的代表人物。尽管如此,清初面对隶书长期衰落的状况,终于踏上了复兴之路,起到了率先垂范的作用,代表了书坛的积极因素和发展方向。

高潮期的隶书不仅表现在书家数量的增多,更重要的是正确地解决了继承与创新的问题,表现出伟大的艺术创造力。一方面清隶书家具有深厚的传统功力基础和深刻的理性思考,直追隶书本源且涉猎广泛,取法高古脱俗,善于从传统精华中汲取营养,寻求创新的依据。另一方面又融会贯通,不断深化对隶书艺术价值的理解,并贯彻到创作实践中,赋予隶书以新的艺术内涵,在体现隶书共性的基础上,形成了各自的审美观,从不同的角度丰富隶书的艺术表现力,从而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艺术风格。清代隶书家大多都富于创造性,在坚持隶书基本法理的基础上,融入篆籀、北碑、甚或是行草的笔法,并能达到和谐统一,使隶书在形式与内容上更具有时代感。清代隶书家在学习传统中各有所得,个性特征各不相同,在共性上又能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,从而达到了多样化统一,这正是书法繁荣的重要表现。

清隶的复兴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书法发展的规律。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,书法的变革往往是以复古为前提的。帖学书法以魏晋为依归,又能与时俱进赋予新的艺术内涵,从而形成了不同的时代风格。碑学书法则突破了魏晋的界限,直追秦汉乃至先秦,复古之路更远,且广泛挖掘民间书法的艺术价值为我所用。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正确处理继承与创新的关系问题,这是书法文化发展的永恒主题。简单的复古,机械重复传统,只会停滞不前,书法不会有生命力。反之,如果脱离了丰厚的传统精华,搞历史虚无主义,就会步入歧途,终入野道俗格。只有扎根于书法民族传统的沃土之中,又不断地赋予书法以时代的精神,增添新的审美内容,书法这棵大树才能根深叶茂,生机勃勃。碑学书法和帖学书法都是书法传统的积淀,二者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,完全可以互补。尊碑抑帖失之偏颇,帖学独尊有失公允。碑学兴而帖不废才能迎来书法的繁荣。

回答:

谢谢不二斋老师的邀请。

清初,众书家对碑学的研究渐深,着重隶书。由于郭宗昌,万经,顾蔼吉在理论上的指导,王时敏,郑簠,朱彝尊诸家的实践,及秦汉吉金乐石的不断发现,他们广泛搜集碑拓,涌现出一大批隶书名家,他们深研汉碑,创造出有个性,有风格,有意境的隶书,可以说这些碑学家的出现,开创了清代书法的新尚。

具体这些书家的成就,及影响不做详述,望谅解。

回答:

隶书的传承分几条线,一是秦隶,线条粗犷,結体开张,表现出北方人的豪放,代表作里耶秦简;一是楚隶,线条细腻,結体严谨,体现南方人的工整,代表作郭店楚简。至于现在流行的汉隶,不论是史晨碑、衡方碑,还是其它集中碑帖,都是清以来各位方家研习的重点,但是,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又为汉隶提供了更重要的研习模板,特别是老子乙本、黄帝书等,把古隶的形态表现得淋漓尽致,这可是两千多年以前的正宗版本,解决了清代碑、贴之争。

回答:

清人隶书尚未达到汉碑水平,清朝邓石如隶书独步当时书坛,观其书法作品的气象尚不能抗衡汉碑,况他人乎?

回答:

隶书兴于两汉,而且达到高峰,到唐人时代其俗不可耐,宋,元,明,皆无隶书名家。到清又挑起隶书大旗,以邓石如,何绍基,伊秉缓,诸家引以先河,应该说是复古人之路,

回答:

算,个人观点。每个人都有一个观点,有些人会认为不算,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!有一个回答的叫真善美信望爱,不懂何绍基,不要乱说。你自己不喜欢这个风格不要认为别人不喜欢。

回答:

每个时期都有自己的特色

本文由365bet网投足彩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